重庆新青年,重庆新青年MCN

discouraged 发表于 2021-9-17 05:11:16

城里来了个儿媳妇

  这天清早,陈大娘突然接到儿子大春的电话,下午,他要把女朋友映雪带回家。陈大娘乐坏了,赶紧通知了老伴。原来,映雪是个城里女孩。两人情投意合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这一次,大春是带她回乡见未来的公婆呢。
  儿媳第一次回来,老两口不敢怠慢,杀鸡又是宰鹅的。听说大春带回一个城里女孩,乡亲们纷纷跑过来看。傍晚,大春终于带着女朋友回来了。众人一看,这映雪果然人如其名,白白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肩上还背着一个牛皮的红色小包。映雪挺大方的,跟着大春挨个叫叔叔婶婶,大爷大娘的。乡亲们暗暗点头,觉得这女孩挺不错。那头,老两口一边发喜糖,一边偷瞧儿媳妇,也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  晚上,一家人围坐在炕上,欢天喜地吃起了团圆饭。饭桌上,老两口越看越喜欢,不停地给映雪夹菜。吃过晚饭,陈大娘说话了:“大春,今晚你和爹睡东厢房,我要和映雪唠唠嗑!”大春嘿嘿一笑:“明白!”按照这里的习俗,没过门的儿媳只能跟婆婆一起睡。不然,传出去坏了名声。之后,映雪就跟着婆婆一起睡在了西厢房。
  半夜的时候,陈大爷出来起夜。谁知,刚走到门口,迎面就撞上了老伴。陈大爷吓了一跳:“老婆子,你晚上不睡觉,堵在门口干啥呀?”陈大娘双手叉腰,气呼呼地说:“刚才,我又梦见你和东村的马寡妇幽会了。说,你俩究竟有没有那事?”陈大爷又气又笑:“都十几年前的事了,还没事翻出来闹腾?不是跟你解释过了么。那天,我只是顺便帮她挑了两桶水,根本没啥事!”不料,陈大娘较了真:“走,咱俩上那边说去。今晚,你非说实话不可!”说罢,急急地将老伴拉到了葡萄藤下。陈大爷跺了跺脚:“你还让不让人消停了,简直无理取闹!”陈大娘嚷道:“什么叫无理取闹?你俩绝对有事,不然,我干啥老梦见呢?”陈大爷赶紧阻止,压低了声音说:“嘘,你忘了映雪在呢,被她听见了多丢人呀?”陈大娘回头望了望,这才恍然大悟:“哎呀,我还真忘了这个茬!行,下回再问你。”说罢,蹑手蹑脚地回屋了
  第二天清早,老两口就带着大春和映雪四处走亲戚。在陈家岭,新媳妇上门后,一定要拎着礼品拜见自己的长辈,一个也不能漏。礼品老两口早准备好了,阿春和映雪一路跟着就行。
  连着三天,大春和映雪跟着拜访了七大姑八大姨的,四处应酬,累得筋疲力尽。这天下午,四个人从六舅舅家出来,又赶往三舅舅家接着吃晚饭。走到一片油菜地的时候,映雪突然红着脸悄悄说:“娘,我实在熬不住了,想……想去方便一下?”大春耳尖,抢着说:“娘,我陪她去吧?”陈大娘瞪了他一眼:“你俩还没成亲呢!”陈大娘朝四周望了望,刚巧田里没人,说:“要不要我陪你去?”映雪摇了摇头:“没事,我一个大人,怎么也丢不了的!”陈大娘点了点头:“好,那你自己去吧,记得走远一点!”
  很快,映雪急急地朝油菜地里跑去,眨眼就不见了踪迹。谁知,三个人等了半天,也不见映雪回来。大春忍不住要喊:“映……”陈大娘飞快地捂住了他的嘴巴,说:“小心被乡亲们听见!”大春吐了一下舌头,不吱声了。陈大娘焦急地朝那头望了望,犹豫地说:“别不是这几天油水太多,吃坏肚子了吧?不成,我还是去看看吧?”话音未落,就听身后老伴大喊一声:“哎呦,我胸口好疼!”陈大爷说罢,就要摔倒在地。大春见状,赶紧上前扶住了他,问道:“爹,你怎么样?”陈大爷颤抖地说:“好难受,快……快背我去村卫生所!”大春赶紧背起了爹,说:“娘,你在后面扶一下,爹太沉了!”陈大娘急得满头大汗:“那映雪怎么办?”大春说:“没事,待会再说!”
  谁知,大春刚跑了几步,映雪在油菜地里大喊起来:“着……着火了!”三人回头一看,可不,那边的油菜杆全烧着了,刹那间,滚滚的浓烟升得老高。这时,映雪已经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。远处的村民闻讯,纷纷跑过来救火。所幸,只是一堆已经打完的油菜杆烧着了。村民们救火及时,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。救完火,有人就问:“真奇怪,怎么突然起火了呢?”另一个人说:“你没见最近天干热燥的么?这叫自然起火,对不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国临床著名白癜风专家-我国知名白癜风专家-我国著名临床白癜风专家-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城里来了个儿媳妇